昨日中午,透過10號線車窗可見部分扶手插著小廣告。
昨日早6時50分,地鐵10號線,倆男子從背包內抽出售房小廣告插進地鐵扶手。攝影/新京報記者 黃月

昨日11時,10號線車廂散落著小廣告。
  近日,北京地鐵官方微博一條旨在宣傳文明的提示,因把“亂扔垃圾的乘客”比喻成“蝗蟲”引起輿論嘩然。撇開“蝗蟲”的不當表述,北京地鐵廣告傳單多等不文明行為,確實讓很多市民感同身受。
  在“地鐵族”網絡論壇北京區,10號線發小廣告導致遍地垃圾的吐槽帖,幾乎每隔幾天就會出現一次,10號線也因此被人稱之為“垃圾線”,4號線則被稱為最乾凈的線路。
  昨日,新京報記者探訪4號線、10號線,在同一時間段內,10號線上發現了至少4撥發小廣告者,而4號線只有1撥。多名小廣告發放者及地鐵工作人員稱,10號線線路長、周邊新樓盤多、環線不停車難清理等原因,導致小廣告問題明顯。
  此外,小廣告難禁的原因還包括收益高、執法難等,專職發放者有的月入可過萬,同時,因為缺少相關規定,地鐵方又面臨“無法強制執法”的困境。
  聲 音
  請大家愛護北京吧!不論你的故鄉在哪裡,可是你身在北京,你可以不愛她,但是請你尊敬她!——玉堂墨沁
  建議每節車廂裝個紙皮回收箱。以防無德人士當垃圾桶什麼都塞進去。——棉花糖的理想天空
  結束了園博園一天的志願服務,坐地鐵往回走,發現十號線上那麼多小廣告,我開始撿拾。乘客很配合,很多人與我一起撿。保持環境衛生,人人有責。——我是DBC_不是大白菜
  【記者體驗】
  10號線
  一趟車清出10斤小廣告
  昨日早上6時30分,陸續有乘客踏進10號線亮馬橋站的車廂,“小廣告派發員”先行一步,車窗旁、吊環扶手上,滿是印著某樓盤信息的廣告。
  列車行駛至宋家莊站,地鐵工作人員走進車廂開始清掃始發車,3分鐘後,車廂內找不到一片紙屑。
  6時50分,列車從宋家莊地鐵站開出,一站地過後,兩名男子從成壽寺站上車,進入第一節車廂,他們將敞開的書包背在胸前,手上捏了一把彩色傳單。
  兩人一左一右,快速將彩色傳單塞進吊環扶手中及車窗旁,他們動作嫻熟:左手一捏,右手卷起小廣告,直接插進扶手及空座位上,“唰唰聲不斷”。2分鐘後,兩人已將整列車廂扶手塞滿“小廣告”,在列車到達下一站分鐘寺站時,兩人快速下車離去。
  隨後,新京報記者在10號線上多次換乘,併在宋家莊站、巴溝站和成壽寺站多次看到“小廣告派發員”的身影。他們兩人為一組,各身背一個雙肩包,包內塞滿了成沓小廣告。從6時30分到11時,新京報記者共看到五次“小廣告泛濫”場景,而五張小廣告為五個不同樓盤的房地產廣告。
  早高峰來臨後,小廣告散落一地,有的小廣告則貼在乘客腳下,“溜進”地鐵站內。
  “像踩在海綿上一樣”,10號線一名保潔員說,從9時30分到15時30分,兩人每天打掃28輛車,能收500多斤的小廣告。新京報記者也參與了收集小廣告,在一趟列車車廂內,共搜集到近10斤小廣告。
  4號線
  背包男短途往返發小廣告
  昨日早7時,新京報記者從海澱黃莊站乘坐4號線,去往天宮院方向。在義和莊站看到倆背包男子,在列車上散髮房地產小廣告,據悉,兩人在天宮院站與義和莊站之間往返發放小廣告。
  11時13分,列車即將到達義和莊站時,兩位背包男子出現在新京報記者所在的車廂內,每人手上各抱一疊黃色房地產小廣告,約有數百張。此時,車上有三分之一的空座,兩位男子邊走邊在空位上扔小廣告,一個位置扔上八九張。地鐵在義和莊站停車後,兩男子手中小廣告發放完畢,快步下車。
  新京報記者跟隨兩人下車,坐上對面天宮院方向的列車。接著,這兩人又從背包掏出一沓小廣告,開始新一輪的發放。“還有4趟車。”其中一名男子說。
  車上有乘客撿起身旁的小廣告,掃了一眼後丟在地上。一個小男孩撕碎幾張,也扔在了地上。
  4號線人民大學站一名地鐵站務員稱,“4號線的小廣告一直很少,每天最多也就碰到兩三次”,列車每到終點站都會清理車廂。
  【原因分析】
  10號線為何小廣告泛濫?
  線長站多 成小廣告“最佳路線”
 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,10號線線路長、站點多、客流大,加之監管相對鬆散,成了小廣告派發員眼中的“香餑餑”。
  三段區間小廣告最泛濫
  昨日,新京報記者以咨詢業務為由聯繫了數家小廣告派發公司,多位工作人員稱,10號線具備了小廣告投放的優勢:線路長,且是環線行駛,便於發放小廣告;站點最多、換乘線最多並可連接北京各區域。
  目前,地鐵10號線共有45個站點,全長57.1公里,是北京地鐵線路中站點最多、線路最長的一條。除此之外,10號線能與11條地鐵換乘,因此,10號線的人流量也相對較大。
  昨日,一名小廣告發放人員介紹,“10號線最大的客流量集中在宋家莊站到巴溝站”,這段區間內,與10號線換乘的線路多達9條。
  新京報記者從多位地鐵工作人員處瞭解到,10號線上,有三個區間段小廣告最泛濫,分別為“巴溝站到車道溝站”、“蓮花橋站到首經貿站”、“宋家莊站到雙井站”。
  此外,10號線上的新樓盤相對較多,途中還分佈著多個售樓處。“我們售樓處就在勁松,我們也住在勁松”,一名小廣告派發人員稱。
  環線不清車 小廣告成圈“跑”
  “環線,車子不會停”,一名小廣告發放員稱,10號線未成環線前,他們都是去2號線發。理由是環線終點站不會清車,即早上出庫後車子一直開,直到晚上入庫。
  “這樣小廣告就會在車廂內多停留些時間”。然而目前,10號線一部分是全程車,一部分是區間車。區間車到站後會清空車廂再上乘客。因此,小廣告派發員會盡可能選擇全程車發小廣告。
  某小廣告派發公司的“經理”也稱,10號線發小廣告“存的時間長”。相反,地鐵4號線的工作人員證實,整條線路上共有安河橋北、公益西橋、天宮院和新宮四個總站,每到總站,都會有工作人員上車清理小廣告,因此,這些小廣告在4號線往往“存活不長”。
  小廣告派發員稱10號線“管得松”
  “4號線管得最嚴,經常有我們的人一過安檢就被扣單罰款,十號線管得最松,進去幾乎不會有問題。”一家小廣告派發人員表示。
  “我們的監管比較嚴格,發現車上有小廣告的,立刻就趕出去”,地鐵4號線的站務員稱。據一名巡邏員介紹,針對地鐵車廂內的小廣告,4號線主要採取數個措施進行監管,按時間順序包括:進站安檢、車上巡邏、站點工作人員舉報和總站清掃。
  據瞭解,10號線對小廣告的監管同樣是上述步驟,但小廣告仍然泛濫。多位小廣告派發人員稱,他們與10號線多個站點的保安較熟悉,隨便進出。
  記者提出想在4號線派發小廣告的要求,一家小廣告派發公司工作人員表示,“我們可以從角門西站進去,藏著到你想要發的站點開始發”,因為“我們和那邊的保安很熟,不會有問題”。角門西站,恰恰是地鐵10號線與4號線的換乘站。
  【記者調查】
  專職發小廣告最高月入過萬
  昨日,記者遇到三撥發小廣告的人員。雖然散髮的都是房地產廣告,但他們也分為兩類,其中一類為兼職發小廣告的,受雇於廣告公司;另一類則為房產公司的專職銷售人員。
  發小廣告 兼職者日薪200元
  儘管發放流程和收入不一,但他們都是兩人一組,身背雙肩包,包內塞滿成沓的小廣告。進入地鐵車廂後,一人負責發一邊。
  他們動作嫻熟,左手捏一疊,右手卷起廣告單,側身向前,將廣告單插進扶手圓環,或放在空著的座位上。通常,在下一站到達時,恰好插滿整列車廂的所有扶手,然後轉身下車。
  “你要做就做專職的。”一名自稱“燕子”的發小廣告人員說,他是屬於某家房地產公司的專職銷售人員。“老闆管住不管吃。”他介紹,他們的工資由三部分組成:底薪1500元、業績點(底薪×3%)、售樓提成(售樓價×千分之五)。
  “燕子”的說法得到了另一撥發小廣告的人的證實。其中一名自稱“陽光”的人指著手中的小廣告說,每張小廣告上都蓋有發放人的“藝名”及聯繫方式。公司根據客戶打來電話咨詢、看房以及是否賣出房來給他們計算提成。
  “我上個月賣出了兩套。”被問及是否月收入上萬時,“陽光”笑著不置可否。此時,他旁邊一個同伴說“你別不承認”。
  兼職和專職兩者工資收入不一樣。“陽光”介紹稱,兼職發小廣告的,一般都有任務量要求,一天鬚髮2000份以上。一般日收入是150元-200元,“都是日結的”。
  派發公司 要求派發員“少量多次”
  記者在網上搜尋到北京某廣告文化傳播公司“招募傳單派發員”的信息,便以要找公司幫助派發傳單為名,打電話咨詢。
  對方稱,目前派發小廣告的價格分兩種:高於一萬份的,每份價格在1毛到1毛2之間,在地鐵上發,價格一般是1毛2,在地面上則為1毛。
  據該公司工作人員稱,為使被查處後損失最小化,目前小廣告派發公司要求派發員“少量多次”,每次每人約攜帶600—700份進站,發完後出站領取。
  【執法之困】
  缺少相關規定 無法強制執法
  多名地鐵站務員稱,小廣告有可能卡住屏蔽門,導致屏蔽門無法關閉。此外,如果小廣告掉到軌道上,若卷入車輪後著火,則可能給列車運行帶來危險。為此,地鐵公司安排了多道程序治理小廣告泛濫。不過,在昨日記者的採訪中,從安檢到巡邏、保潔,再到駐站民警,都稱面臨執法難的困境:缺少相關規定,無法強制執法……
  發放者
  見“制服”就停 被逮別頂嘴
  “他們不能拿你怎麼樣。”昨日,記者向“燕子”討教經驗時,“燕子”笑稱“沒有什麼經驗”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避免與巡邏員正面接觸。
  記者遇到的三撥發小廣告的人都表示,只要“講方法”,便可以避免與地鐵工作人員或民警產生直接衝突。他們所謂的方法是指,挑人少的車上,見到“制服”就停,被逮住就認錯,被批評也不頂嘴。
  他們稱,首先挑人少的車上,這樣可以保證短時間內將廣告單發完,也能保證第一時間在視線所及的範圍內註意到是否有巡邏員,以便隨時“脫身”。
  同時,哪些站點有巡邏員要心裡有數,盡可能避開巡邏員。根據他們的經驗,一般大的換乘站點以及區間站點,如首經貿、巴溝等,會有巡邏員。“不可能每一輛車都有巡邏員的。”若是看到了巡邏員,則“等他先上車,再坐下一輛”。
  萬一遇到巡邏員,他們便下車趕緊跑,來不及的話就“認錯態度好一點,不要頂嘴”,“最多廣告單被沒收,這東西我們有的是。”
  地鐵方
  強查無依據 只能跟著撿
  10號線宋家莊站一名安檢工作人員稱,過安檢時,如果發現乘客包里有疑似小廣告的物品,她都會按規定詢問對方,不過,“問了也是白問。”她坦言,對方往往會說“包里是書”,或者稱自己帶往別處發的。“又不能強行打開查,也不能不讓人家進站。”
  另一名安檢工作人員稱,按照《北京市城市軌道交通安全運營管理辦法》,只能對攜帶有疑似管制刀具等違禁品的乘客進行查看,“否則會被投訴”。
  4號線客服人員也表示,有些站點的安檢人員可能會主動詢問攔截,但目前地鐵安檢並無硬性規定要求檢測傳單。
  昨日11時許,10號線巴溝站到車道溝站區間內,一名治安巡邏員手裡捏了一沓從地上撿拾的小廣告。“只見小廣告,不見發的人。”他說,巡邏員的工作職責是逮住列車內正在進行散髮小廣告的人,然後交給駐站執勤民警處理。但現實中,發小廣告的往往見到穿制服的巡邏人員就停止散髮,到站了就跑,然後轉身又上另一趟車。“不穿制服,又不能執法。”所以就演變成了小廣告發完就走,巡邏員跟在後面收拾的尷尬處境。
  駐站民警
  處罰太輕難止小廣告
  駐站執勤民警同樣面臨執法難的問題。一名駐站民警稱,對被逮住的發小廣告的人,他們一般是先看有沒有“前科”。目前對發小廣告的處理,有據可依的只有“擾亂公共交通工具秩序”罪。如果是第一次被髮現發小廣告,會沒收其小廣告,進行口頭批評教育後便放人走;如果前科較多,最嚴重的處罰是處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,並處1000元以下罰款。“對他們來說違法成本太低了。”
  昨日,記者在4號線碰到發小廣告的人員後,撥打了110報警。接線民警稱,“如果現在正在發,可以過去看看,抓住了一般也沒到罰款的地步,只能先批評教育下。”
  上述駐站民警認為,只有有關部門從發小廣告的房地產公司入手整治,才有可能根治這個問題。
(原標題:10號線小廣告 倆保潔半天掃出500斤)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bmyhpgijhat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