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報濟南消息 本月初,泰安開始對電動車實施實名登記服務。此前淄博周村已進行試點,明顯減少了居民電動車被盜現象。更早時,濟寧也開始了實名制的信息採集。到目前為止,我省多地已試水電動車實名制,這一保有量巨大的日常交通工具,已漸漸進入實名制時代。這種給電動車上“身份證”的做法,主導力量是各地警方,主要目的在於防盜、追贓。這種輕便、環保的代步工具,已成為竊賊下手的主要目標,甚至被一些警方人士形容為“隨便買、隨便騎、隨便放、隨便偷、隨便賣”。且一旦被盜,取證困難不說,即使有幸追回,也不一定能順利返回失主,因為很多時候都找不到失主是誰。
  上述各地的做法是通過“打碼”,將車主個人信息和電動車的車架號、電機號綁定到一起,並錄入系統,以此保證車輛的唯一性。在防盜、追贓方面效果明顯,如淄博周村,打碼實行三個月,電動車同比少丟近一半;破獲盜竊電動車案件後,也便於以車找人。而此前,當地電動車盜竊案件曾占刑事案件的33% ,如今則同比下降了46%。
  但由於沒有統一的立法和操作規範,警方只能說服車主進行實名登記,享受這種免費服務;全省也沒有信息聯網,這使得其效果打了折扣。多地警方人士均希望政策配套、規範操作甚至立法授權、全省聯網,以放大實名制效應。
  實名制給車主帶來的便利
  報案環節
  實名之前,失主報案時,講不清所丟失車輛的關鍵特征,只能說出模糊的外形、顏色等,大多說不出電機號和車架號,這就構不成完整信息,給辦案帶來困難,久而久之來報案的變少了,形成惡性循環。實名之後,登記詳細的信息後,錄入數據庫,車輛一旦被盜,前來報案的失主只說出身份信息,警方就能獲取丟失車輛的關鍵特征。
  巡查辦案
  實名之前,民警巡查或辦案過程中,即使懷疑某輛車可能是贓物,但也很難查實。實名之後,公安機關在街面盤查中一旦發現嫌疑車輛,可快速識別比對,並輕鬆聯繫車主確認。
  打擊銷贓
  實名之前,車輛沒有標識信息,盜車者大膽將盜竊車輛銷贓,購買者大膽收購。
  實名之後,車輛都“名花有主”,有利警方打擊銷贓,盜車者“銷路”也受影響,即使偷了車也不好賣。
  退贓環節
  實名之前,警方在破案追回贓物後,找不到真正車主,造成“老百姓著急找不回,民警著急送不回去”的狀況。實名之後,根據贓物上任一有效編碼,即可聯繫並及時返還車主。找到受害者,還有利於收集證言,固定更多證據,有利於增強對盜竊電動車行為的打擊力度,讓打擊犯罪和警方服務都能進入良性循環。
  試點城市
  濰坊 試點為電動車掛牌照
  在試水電動車實名制的過程中,濰坊在奎文區全區進行了試點工作,採用的是免費為電動自行車掛牌照的辦法,通過為實名登記的車輛懸掛統一制式的牌照來實現有效管理。
  據瞭解,奎文公安分局爭取了95.4萬元的專項工作經費,結合轄區實際,推行電動車“實名登記、免費掛牌、配發手牌”的管理辦法。牌照標誌明顯,車輛無論是在行駛狀態還是靜止狀態,一眼便知是否登記,能使盜竊者不敢偷,偷了不敢賣,貪便宜者買了不敢用,可有效預防車輛被盜。
  濟寧 兩年前就做了信息採集
  前不久,濟寧市任城區公安局推行電動自行車實名登記服務,對電動二輪自行車、電動三輪車以及交警部門不落戶的燃油助力車實行實名登記並免費“打碼”服務。打碼後,對於要變更電動車物權的,雙方所有人可持身份證到所屬轄區派出所辦理變更事宜。據瞭解,電動自行車市民登記服務首先在任城區試點,下一步將在全市範圍內推廣。
  事實上,早在2011年,濟寧市在全省尚未出台相關管理規定的情況下,就由市交通部門對電動車車主姓名、身份證號、車架號等信息進行了採集。
  臨沂 實名制助力規範交通秩序
  在臨沂,除主城市區外,下轄的費縣、郯城縣等各縣也推行了“打碼”式的電動車實名制。臨沂市的電動車數量較多,電動車所帶來的占用人行道、搶占機動車道等擾亂城市交通的行為也屢見不鮮。而一旦發生交通事故逃逸,很難通過監控“以車找人”。
  而此次即將實行的電動自行車實名登記,大大方便了相關部門由人查車、以車找人,對規範電動自行車交通秩序,減少交通違法行為奠定基礎。
  本版文/記者 梁賡 李人傑 圖/通訊員 俄立芃  (原標題:我省多地試水“電動車實名制”)
創作者介紹

bmyhpgijhatc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